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
  • 177閱讀
  • 1回復

被遺忘的晉陵胡氏后裔-埌里胡氏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
被遺忘的晉陵胡氏后裔-埌里胡氏 被遺忘的晉陵胡氏后裔-埌里胡氏.txt (5 K) 下载次数:5

只看該作者 1 發表于: 01-07
被遺忘的晉陵胡氏后裔-埌里胡氏

后唐年間,江西奉新(洪州)人胡瓊來常州擔任刺史,后因五季之亂,棄官歸江西侍奉老母,胡瓊生子胡持,為避戰亂而隱居常州晉陵安尚(上)鄉,生五子:修、微、徽、從、循,五季時代軍閥割據,南北混戰,分裂七十多年,搞得民不聊生,百姓顛沛流離;唯有中子胡徽留守安尚鄉,其余流落在外。 歷史進入北宋后,迎來了太平盛世,此時有子孫從安尚鄉遷入常州城內翰林坊(屬晉陵縣),其余仍居安尚鄉,北宋中期遷城內的這支開始真正的繁衍發展,成為當時的望族,自持公四世孫胡宿始,兩宋期間共產生了24位進士,各類散官135人,出仕者遍布朝野,史學界稱之“晉陵胡氏”-富貴之家,當今談到晉陵胡氏首先想到的就是胡宿家族;而始居于安尚鄉胡橋的這支卻一直默默無聞,世代耕讀傳家,相比之下要暗淡許多,曾今甚至兩度家譜失傳,似乎已經被人遺忘了!殊不知晉陵胡氏還有一支后裔仍堅守在始遷地。
今武進洛陽鎮埌里胡氏修家譜,因無老譜作參考,埌里地處晉陵胡氏始遷祖持公的始遷地。那么埌里胡氏是否屬于晉陵胡氏始遷祖持公的后裔呢?目前并無詳細的系表記載,但是可以通過其它支派譜牒的側面信息,按正常的邏輯思維推理,是可以得到答案的。
第一個問題,埌里胡氏是不是持公后裔?
    一.根據晉陵胡氏分支毗陵《胡氏世牒》、澤溪《胡氏宗譜》、平陵《胡氏宗譜》中,九世紡公所撰《胡氏大宗碑記》記載:“毗陵支諱瓊始居范橋,族漸繁衍,鄉人名曰胡橋,后徙宗城之翰林坊!睗上逗献谧V》卷二,華林徙居晉陵祖表中持公世表記載:“公五季時避地常州安尚鄉,遂為晉陵人,族漸繁衍,里人名其居曰胡橋!庇纱丝梢姇x陵胡氏始遷祖持公先于安上鄉居住,后子孫繁衍,部分再遷入常州城。
二.《咸淳毗陵志》記載自武后垂拱二年武進縣就分為晉陵、武進兩縣,今武進洛陽鎮歷史上前后屬武進、晉陵、陽湖縣管轄,文字記載的歷史已有2500余年,南朝蕭梁時代官府順應百姓祈求永安之民意,命名為永安里;南宋理宗寶慶三年,永安里改名為洛陽;清朝雍正四年晉陵縣改名陽湖縣,洛陽埌里域屬陽湖縣安尚鄉管轄,從歷史的演變過程來看,洛陽埌里與安尚鄉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。
三.清朝乾隆九年(1744),常州“壽愷堂”胡氏三十世孫秀公續修毗陵《胡氏世牒》,埌里胡氏因戰亂導致譜牒遺失,裔孫鯤化受族人所托,考證埌里胡氏家世,最后與“壽愷堂”合修家譜,毗陵《胡氏世牒》卷一中分別有鯤化公與秀公當年留下的譜序。秀公在《胡氏修譜跋》中寫到:“自文恭于天圣中以文章起家,遷居于城,其諸從昆弟,即再從,三從昆弟仍居胡橋,各有子孫,舊譜雖均失次,而自宋迄今,胡橋各派耕讀相傳,綿延不替,是皆可尚(瓊)公、即岐國(持)公列祖之遺!笨梢275年前漢人修譜鼎盛時期,埌里胡氏在譜牒遺失的情況下,并沒有隨便與周邊其它胡氏支派合修,仍與晉陵支派合修,也許家族中一直都有口傳是晉陵胡氏遺派。而且當時埌里胡氏已有多個派系,并非是從別處遷來不久的小派系。
第二個問題,埌里胡氏屬于晉陵胡氏大宗世系中的哪一支?
    一.北宋末年,仕族家譜逐漸由官修轉為民修,政和二年(1112),晉陵胡氏八世孫勤修公創家譜首序,27年后,北宋經歷了靖康之亂而滅亡,到南宋紹興九年(1139),九世孫紡公第一次續修家譜。紡公在《胡氏大宗碑記》中寫到:“自洪來常方八世,而譜牒已紊斷!笨梢钥闯銮谛薰斈晔状涡拮V已經修到了第九世,在勤修公所撰《胡氏舊譜序》和大宗世系圖記載,第三世持公生五子,共十一孫,除外遷無法考證和無子嗣外,只有徽公三子寧公、四子冧公裔孫可考,這是勤修公當年所能做到的。紡公最后在《胡氏大宗碑記》中又寫到:“自祁國(徽)公始,序一二以貽后人!笨梢娂徆谝淮卫m修家譜也是在勤修公的基礎上,只續修了徽公以下世系;其余外遷世系百余年后仍無考。
   二.澤溪《胡氏宗譜》、平陵《胡氏宗譜》中的《胡氏大宗碑記》只記載:“后徙宗城翰林坊!辈⑽磳懨魇钦l遷常州城內,看來勤修公、紡公當年對這個問題也沒有在意;而常州“壽愷堂”毗陵《胡氏世牒》中的《胡氏大宗碑記》記載六世宿公遷常州城翰林坊;這個問題是因為乾隆九年合譜時都講胡濙最先入常州城,而鯤化經多方考證認為宿公應該入城在前,后來緊接著可能把大宗碑記改了。胡宿三十歲中進士,為官四十余載,一直在外效命與朝廷,七十三歲五月以疾告老,六月十一日就去逝了,在他這輩遷城內可能不大。綜合分析宿公之所以能成為家族中第一個進士,與從小就在城中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環境是分不開的;從堂兄弟名諱的字輩也可以看出宿公兄弟五人亶、宿、飾、實、賓是同一時期聚居在常州城內的,以至于后來的子侄輩受他的影響,同時也受到良好的教育環境,與城內其它仕族聯姻的人脈關系,成就了一大批出將入相者,《紹興十八年同年小錄》記載:飾公四世孫胡觀國就住常州雙桂坊慈訓里、《常州地方志》記載:飾公八世孫胡應炎南宋末授溧水尉,未赴,兄弟三人與父聰公都住常州城內;澤溪《胡氏宗譜》卷三記載持公葬安尚鄉范橋塋,徽公、冧公、宿公、賓公都安葬在常州城南門龍亭祖塋,冧公時代已經進入北宋初的太平盛世,所以冧公應該是遷常州城內的第一人。
三.綜合以上分析,埌里胡氏只可能是寧公的后裔了,那么在澤溪《胡氏宗譜》卷一和毗陵《胡氏世牒》卷三中勤修公所撰《胡氏舊譜序》、華林《胡氏宗譜》卷四、浙江斗門燭溪《胡氏宗譜》卷三中均提到寧公生三子,翼之、輔之、直之;而毗陵《胡氏世牒》世系中,翼之、輔之、直之卻成了持公五子循公之孫?那么這里就反應出一個問題,清朝乾隆九年(1744),埌里裔孫鯤化與“壽愷堂”三十世孫秀公合譜,因埌里胡氏無舊譜作為依據,合譜時可能也考證出了是寧公之后,而封建時代講究長幼尊卑,如果接在寧公之下,埌里胡氏將為尊長,這一點秀公是不會同意的,寧公幼弟密公無嗣不能續接,所以只能接在最后循公之子賨公下,秀公在譜序中這樣寫到:“是皆可尚(瓊)公,即岐國(持)公列祖之遺裔,敬宗收族者不可不加之,意也,爰次其近而可考者列之右!弊鬄樯,右為下,列在最下面。
考證到此,基本可以確定埌里胡氏為持公之孫寧公后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孝思堂宿公三十七世裔孫偉謹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/12/15
快速回復
限100 字節
 
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◆北京赛车稳赢方法规律◆